《小猪佩奇》是一档2004年首播于英国的动画片,单集只有五分钟,中国2015年才引进它,在网络平台上已播放超过100亿次。出品这个动画片的公司,仅仅在2016年就凭借该产品获得了11亿美元的销售额。也就是说,在成为网络热点之前,《小猪佩奇》在中文世界已经有了庞大的受众基础。
“小猪佩奇身上文,掌声送给社会人”,来自快手某网红随口而出的这句话,成为《小猪佩奇》席卷社交平台的导火索,小猪佩奇的粉红色手表已经卖断货,谭维维、杜海涛被拍到腕带小猪佩奇手表的照片……小猪佩奇正在成为一个新的社交密码。
谭维维也好,杜海涛也好,以及在朋友圈发小猪佩奇相关图片的城市白领们也好,他们都是对这股新兴非主流文化的好奇者与闯入者。在成年人的世界,或者说在一个主流社会中,“小猪佩奇文身”“小猪佩奇手表”,注定只能是一朵小小的浪花,但这恰恰也是《小猪佩奇》的粉丝们所追求的效果——我们就是这样甘于幼稚、甘于小众、甘于非主流,因为这正是不苍老的表现。
小猪佩奇的流行,可以解读为一种无意识的跟风,也可以解读为一种潜意识的自我催眠。年轻人借此符号,摆出一副不激烈但却鲜明的装傻卖萌姿态,寻求彼此的认同。而小猪佩奇只是现象制造者们抛出的一个载体或幻象。
成人社会中渴望卡通里的单纯秩序
所以,“小猪佩奇身上文,掌声送给社会人”这句话,重点不在小猪佩奇身上,而在于“社会人”这个词汇。在独特的亚文化熏陶下,“社会人”已经成为那种穿得很魔幻、看起来很凶,其实也并没违法犯罪的一个群体。
小猪佩奇的流行热会过去,年轻人之后会换一个流行文化密码。只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有文化深意的流行元素。通俗点说,你这样做,问过小猪佩奇么?又有几个人真正知道它的作者是谁。